代孕调查:85万一条龙包成功

2021-08-21 16:36:02      点击:
     我国相关法规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精子、卵子和胚胎,严格禁止各种代孕行为。然而在需求的推动以及巨额报酬的诱惑下,还是有人选择铤而走险,甚至还不惜动用违法的手段。
    一线独家调查将带您起底这些地下代孕交易中的黑幕。首先,来看一段发生在一名14岁小女孩身上的遭遇。14岁少女被取卵,致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小娟今年14岁,辍学后她在网友的推荐下,从老家惠州来到了广州打工。但两个月后,当小娟回到家里时,家人却发现她脸色发黄,还有腹胀的现象。小娟的姨妈钟小姐(化名):晚上八点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钟,问她怎么了,她只说很累,想睡觉。家人一度怀疑小娟患了肝癌,但到医院一查才发现,小娟原来是进行了取卵手术。据随后的病历显示,小娟取卵术后6天,渐进性腹胀4天,双侧胸腔积液,并提示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声像。原来,小娟在来到广州后,在一名网友的唆使下,进行了取卵手术,而一开始的检查,是在广州一家民营医院进行的。随后,一线记者以匿名方式向广州白云区公安机关进行举报。很快民警和卫计局工作人员,赶到了白云区云景花园的一间出租屋。现场只有一名女孩,民警来后她用微信告知了自己的上司,对方还教她把药物扔进厕所冲走。随后,卫计委工作人员也在出租屋里找到了一些催卵药物。而据受害者小娟(化名)说,这里最多的时候有过17人。虽然卖卵代孕行为在我国被明令禁止,但实际上,我们身边像小娟这样的案例并不少,有的女生甚至是为了追求巨额报酬,主动参与。如今这种种行为愈演愈烈,甚至早已异化为了一条黑色产业链。究竟这背后的水有多深呢?一线记者继续暗访调查,暗访到的内容,令我们是难以想象。
    在网上输入“代孕”“卖卵”等关键词,便会出现五花八门的买卖卵子广告,尽管上面大多打着“爱心捐卵”的幌子,还隐晦地将提供卵子的人称作“志愿者”,但这些网站连最基本的备案号都没有,正规性可想而知。除了在线上,这些卖卵代孕的广告在线下也随处可见。像在广州某女子医院的女厕内,就贴有“捐卵”广告;而在广州大学城某商业街的女厕,也同样成为“捐卵”代孕广告的重灾区,而这些广告无不打出收入过万,轻松赚钱的口号,来吸引女孩。通过其中一个广告上的微信号,一线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联系上了一名对接人。对接人:如果你要的是男孩的话,绝对百分百抱在你手上的是男孩,而不会是女孩。这名对接人声称,他们是一家有着13年卖卵代孕经验的专业公司,为他们公司供卵的,通常都是一些20岁出头的女大学生,而卵子的价格则根据女生的长相、学历而定。为了赢得一线记者的信任,对方在微信上还一口气推荐了五六个女大学生,甚至还发来了女生自我介绍的视频。交谈间一线记者发现,这三名女生前来卖卵的理由都不一样,但无非都是等钱用。而对于卖卵会带来的伤害和风险,她们都是一脸茫然。在“面试”过程中,对接人还信誓旦旦地说,取卵对年轻女生来说就像被蚂蚁咬了一下,不会有副作用。为了核实她们的身份,一线记者选择了其中一名女生的资料进行验证。第二天,经广州某大学学生处的老师证实,这位女孩的确是该校的在校学生。据专业的生殖医学医生介绍,通常在取卵时,医生必须要用一种手术用的空心针,刺破卵巢内成熟的卵泡,才能取到卵子,而非专业机构人员进行这一操作的风险非常大。在正规医院,医生在取卵之前还要进行促排卵,而促排目标是卵子刚好能满足患者的需求即可,但是非法机构往往以盈利为目的,则希望促排越多越好。而这可能导致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严重的还会危及生命。显然,很多前来“卖卵”的女孩都是不明所以,甚至可以说是被坑蒙拐骗,参与了这种对自己身体有绝对伤害的事件中来。那么,现在客户有了,卵源有了,接下来的人工合成胚胎和代孕妈妈又从哪找呢?继续来看一线记者的暗访调查。
在对方随后提供的一份“服务协议”上,写有“启辰代孕”等字样,协议显示,买卵或者代孕的费用都可以分期支付。如果客户不能自主怀孕,公司还可以提供代孕一条龙服务。“包性别包成功就要30(万),帮你找代孕妈妈的话,包成功,包性别是85万。”对接人还声称,他们公司与广州乃至全国的大医院都有合作关系,手术一律是由专业医院的医生操刀,绝对安全可靠。卖卵对接人:北医三跟中山六的,最主要的是中山六院的在我们这边,都是专家教授博士来的,按照成功率拿提成给他的,我们给他一个手术的提成,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尽管对于这一说法我们无法证实,但对方还是向记者展示了实验室的照片,并表示除非先缴两万元的“诚意金”,要不然不能去现场参观。在照片中,只见室内有多个疑似冷藏箱的设备,上面还有数字标号,有的箱内还放有试管。对方表示,除了取卵技术有保证,他们的代孕服务更是绝对的“高配”。不但住的是豪华别墅,而且孕妈在怀孕的每个阶段的住所地也不一样。从这些衣服大小尺寸不一来看,房间内应该住着不止一名孕妇。有附近的住户表示,这栋“双拼别墅”内的确住着很多孕妇,而且这种情况已存在几年了。几经辗转,一线记者最后还是敲门进入了屋内,而刚才开门的孕妇已经上了二楼。只见屋内宽敞明亮,饭厅一角放置着多桶桶装水,吧台上还有几瓶奶粉罐。此时客厅有一名40来岁的女子在看电视,另一名穿白色衣服的女子则藏在墙柱后面。这些年轻的代孕妈妈肚里怀的,都是按照客户需要,进行过性别筛选的胎儿,但万一出现不一致的情况,就将“特殊处理”。
    违法代孕公司堂而皇之做广告叫卖,一定程度上暴露了有关部门监管不力的现实。目前卫生部门只能对正规的医生和医疗机构进行管理,而这些网站和黑中介,则需要工商、公安及工信等部门的合作执法。不过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尽管很多家庭都知道,在我国可以做试管婴儿,而代孕是违法的。但往往从实际情况来看,又似乎只有“地下代孕”这一条路可走,那这个矛盾,又有什么办法破解呢?陈小姐和曾先生是东莞的外来务工者,2014年,刚结婚不久的陈小姐被检查出输卵管堵塞,由于无法怀孕,因此医生建议他们做试管婴儿培养。然而从2014年到2017年,在陈小姐体内先后进行了5次试管婴儿培养,但都以失败告终。
据了解,目前在我国,正规的供卵途径只能来源于不孕不育、要做试管婴儿的女性,而经其本人同意后,可将她多余的卵子捐赠出去。广东法治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她(供体)如果提取了20颗卵子,其中还剩下5个,这5颗她没有使用,那就可以赠予其他人使用,但是这个赠予行为是不能有任何的商业目的。有医生表示,“捐赠”是目前在我国卵子合法流转的唯一方式,并且捐赠方只能获得受捐赠方象征性的“营养费”。不过,很多捐卵者本人,往往是在做试管婴儿培养,这也就意味着,她们自己也很可能是卵子的二次需求者,因此一定程度上导致很少有人会主动捐赠。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生殖医学中心医生孙玲:我(供体)在取卵的时候我哪知道,我这个(试管)胚胎有多少是好的呢?其实我是不知道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人在那么早的时候,就说我同意供卵出去。再加之近年来,二孩政策开放,不少大龄妇女生育的愿望有所增强,但由于年龄较大,怀孕能力下降,因此这些因素就间接促成了不少非法卖卵代孕机构的生意火爆。
    有专家认为,一是因为女性捐卵比男性捐精复杂得多,风险也更大;二是建立卵子库可能面临社会伦理道德和一系列的法律问题。中山医学院医学人文中心研究员雷传平:(找人)代了孕的家庭,由于这个母亲没有经过怀孕的过程,她可能就会和自己的孩子,没有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这样的话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广东法治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取卵对)婴儿性别的筛选,甚至会出现拐卖儿童的犯罪,甚至是诈骗罪,因为当一个卵子可以成为一个商品进行买卖的时候,那么通过卵子培育出来的婴儿,他也有可能成为(被)进行买卖的婴儿。同样,如果贸然将代孕合法化,那么当代孕“母亲”与出钱委托代孕的“母亲”,对婴儿的归属问题产生纠纷时,就会面临无法可依的尴尬局面。(如果)代孕的一方她不愿意再履行双方的约定,她不愿意将婴儿交给需求服务的一方的话,那么这种情况下,他们的人身关系,亲子关系的认定,都会在伦理上造成一种混乱,目前是没有相关法律规定来如何处理的。专家认为,建立卵子库与代孕合法化,是一个社会经济发展的系统工程,在这方面,仍有待社会的进步和文明的发展。(社会)对女性的尊严和利益的保护,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对自己的前途很有信心,尤其是经济方面的前途,或者我们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多元,真正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那么到如此文明的一个状态的时候,卵子库才能真正建立起来。
    建立卵子库和代孕能否合法化的问题,或许并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的。但在此之前,我们仍然需要提高立法层级,加大对非法代孕的打击。在这次的调查中我们绝对不能忽视一个事实,非法代孕的黑中介的做法,是掩瞒和哄骗,如果将全部原因归咎于卖卵女生因为物欲迷失自我,是有失偏颇的。那些为了高额利润不惜违法的黑中介,才是应该承担法律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