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订单增加,88万“包成功包性别”

2021-08-21 16:43:53      点击:
    “一个肾移位,两个先天性心脏病,三个早产。”掰着指头列举他所在代孕公司去年100多例代孕所生孩子中的“失败品”。在这之前,他们还遇到过肛门闭锁、少了一个肾的孩子。这些孩子的诞生,意味着“交易失败”。客户几乎不会接受孩子,也不会支付尾款,孩子则会被代孕机构作其他安排。代孕在国内并不被允许,需求和利益促成了一个长期存在的地下产业。代孕产业链由需求方、代孕公司、供卵者、代孕妈妈、实施代孕操作的医生、开具出生证明的医院组成,他们或为追求利益、或有真实需求、或为自私的目的。而孩子则是被制造出来的“商品”,可选择性别、单胎或多胎,如有缺陷,则可能被抛弃。
    这些地下商业代孕行为,挑战着传统生育秩序和世俗伦理。暗访广州、深圳等地多家商业代孕公司发现,受疫情影响,到国外寻求代孕受阻,国内代孕中介机构订单明显增加,供卵者(业内称“卵妹”)补偿金、代孕妈妈佣金等费用也水涨船高。甚至有的代孕机构被查之后,换个地方“重操旧业”。这些中介机构“包成功”的承诺背后,则存在“换卵”、非亲生、隐瞒胎儿疾病、出生存缺陷等乱象和伦理、法律风险。
    “包成功、包性别”背后的巨大利益。代孕公司与客户签订协议后,会搭建工作群,客户、代孕公司后勤人员、医生等人,负责点对点解决问题。细谈后,坦承,大部分号称海外代孕的中介公司“挂羊头卖狗肉”,公司营业范围也都是“虚”的,几乎都在国内开展代孕。今年因为疫情,原本有海外业务的,更是转战国内市场。“可包性别,可包成功。”提供的协议有58万元和88万元两种套餐,均承诺客户2年内可抱到一名健康男婴。前者便宜30万元,不包成功,意味着代孕一次不成功,重启流程需要额外支付费用。代孕因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运用而生,很多时候被直接比做“借腹生子”。
    业内人士介绍,代孕可细分为三种:一是精子、卵子由需求方提供,体外受精后进行胚胎移植,借用代孕妈妈的子宫孕育;二是仅精子来自需求方,卵子由供卵者提供,由代孕妈妈孕育;三是仅卵子由需求方提供,用第三方的精子进行异质人工授精后,由代孕妈妈孕育。常见的为第二种,客户提供健康精子,代孕公司为其觅得卵源,培育胚胎后植入选定的代孕妈妈体内,从而达到“借腹生子”的目的。国内代孕基本采用“第三代试管婴儿”,指在体外受精技术的基础上,对配子或胚胎进行遗传学分析,检测其是否有遗传缺陷,选择未见异常的胚胎植入子宫的技术。其技术上的“基因筛查、性别选择”被代孕公司拿来做噱头,客户可选择婴儿性别、单胎或双胎。70.8万元的套餐在不同阶段分期支付,协议签订当天支付7.8万元,开启流程。随后在挑选卵妹、开启促排卵周期、开启代孕妈妈选择环节、HCG验孕成功、验孕确认胎心、代孕妈妈怀孕4个月、新生儿出生当天等阶段分期支付其余套餐费。但如果代孕妈妈所怀为双胞胎甚至多胞胎,需额外支付10万元,用于代孕妈妈补偿、医疗保健等费用;若早产,保育费用也需要客户承担;若实施剖腹产手术,客户需额外支付3万元,用于支付手术、治疗费用、代孕妈妈补偿。
    多家代孕公司表示,疫情出现后,原先一些指望在海外做代孕的潜在客户和代孕公司纷纷转向国内,从4月业务订单增幅明显。以“子嗣传承”为例,工作人员称,从4月份到现在,4个月的订单超400例,占到去年全年的近70%,每个月还有大量意向单在谈。与此同时,行业内竞争也在加剧,不惜大幅度降价抢客户挖人的例子比比皆是,圈内人都已习以为常。为了给客户留下更好的服务印象,“专车接送”到公司考察已成普遍现象。随之“水涨船高”的还有捐卵补偿金和支付给代孕妈妈的佣金。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今年代孕妈妈的佣金总价整体涨了一两万元,随着代孕市场需求的进一步扩增,很多代孕公司改变单纯依赖专门的中介去“获客”的思路,公司派专人招募代孕妈妈,组建自己的“资源池”。透露,去年他们公司营业额破亿,但利润不方便透露。则坦承,七八十万元的订单,他们能获得二三十万元的利润,有时候甚至比这还高。考虑到国内代孕不合法,她计划去国外代孕,购买精子后和自己的卵子结合形成受精卵,最后找代孕妈妈帮忙生下孩子。
    “订单量都是逐年上升。”透露,公司之所以专门做针对同性群体的代孕,就是看中了潜在的市场需求。据第一财经报道,尽管学界和调研机构没有就总人口中的同性恋比例达成一致,但5%左右可能是比例的下限。照此计算,中国的同性恋人数可达7000万,半数为女性。通过代孕生的孩子如何上户口?澎湃新闻暗访中,几家代孕公司明确表示,可以与医院合作,“蒙混过关”生下孩子,根据客户需求协助上户。根据几家代孕公司的介绍,代孕婴儿上户问题,通常有几种主要解决方案。一种是代孕妈妈即将分娩前,代孕公司首先安排客户和另一名女子假结婚。安排代孕妈妈前往私立或公立医院分娩,但是登记、建档的信息却是和客户假结婚的女子。打点关系后,院方不去核查登记信息是否和分娩女子一致,最终出具登记有与客户假结婚女子信息的《出生医学证明》。上户后,客户再与女子离婚。几家代孕公司称,客户可以自己找人假结婚,公司也可以帮忙找,但需要支付1万元左右的补偿金。“女方年龄不能太大,年龄小的对方又不愿意做。”称。而更为直接的,用假身份证登记产妇信息,获取《出生医学证明》。数份裁判文书显示,有代孕妈妈分娩后使用假身份证等方式,用他人信息登记产妇信息、更换《出生医学证明》上的生母名字,从而将孩子户口登记到需求方名下。一例刑事判决中,三名医生明知新生儿的母亲信息失实,仍开具虚假《出生医学证明》,并收受贿赂。
    此外,代孕公司也会根据婴儿上户的特殊情况“钻空子”。几家代孕公司负责人介绍,作为婴儿父亲的客户,与孩子做一个司法亲子鉴定,再到户籍所在地谎称“没结婚,但孩子母亲跑了”,可实现随父一方上户。这种情况在男同性恋客户中受到欢迎。为了方便给代孕婴儿上户,有的代孕机构会与医院打点好“关系”,专门合作。公立医院操作起来有风险,代孕公司大多都会选择与私立医院合作。有代孕公司中介人员称,一些代孕公司在婴儿孕育过程中发现存在健康问题,为避免损失,会向客户隐瞒病情,或者提供一张完全健康的报告。客户得到孩子几周或者几个月后,一些疾病便会显现,但此时代孕公司不会认账。出现纠纷后,代孕公司和客户之间签订的合同或协议,会因违反现行立法规定以及公序良俗,被认定为无效, 客户只能吃“哑巴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