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代孕市场:最低50万左右即可代孕,再加5万可选性别

2021-08-21 17:15:00      点击:
    代孕机构进行了暗访,发现尽管国内明令禁止代孕,但相关业务仍然暗流涌动,最低50万左右即可代孕,再加5万可选性别。律师则表示,国内是禁止代孕的,但对于代孕的当事人其实没有相应的法律规范,因此出现了钻漏洞的中介机构,由此滋生的道德伦理问题、风险巨大,代孕背后出现各种隐患和伤害如触犯法律更是可能构成犯罪。
    根据客户的需求“代孕”有许多不同的套餐包。其中,一个自精自卵辅助生殖基础套餐价格52.8万元,包括提供一整套的“代孕”周期服务,如果要包男女,就需要再加5万元,如果选择国外“志愿者”作为其代孕妈妈,价格可能达到百万。此外,代孕的价格甚至是可以分期付款。“套餐费用分十一次付款,怀孕成功前只付5万,剩下40万怀孕成功再付。”介绍,按照进度大概每个月付5万块钱,一直到生产后办好出生证时付尾款,也就是说怀孕成功之前,大概就付不到20%的款项,而剩下的都是验孕成功以后。包括MH值、性激素六项,“主诊医生打B超是最准确的,我们要看卵泡的数量,评估卵子”,强调,主诊B超医生不对外,可能比其他医院的B超都打的更准确。因为公司有很多选择,并且能够提供“代孕妈妈”的真实身份证、身高、学历等等信息,“我们可以安排你们见面,产检的时候也可以陪同,任何时候要叫她出来也可以,都没问题”,说完马上发来一位代孕妈妈的照片,并称她昨天刚刚被客人预定。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在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商业“代孕”被法律认可,在国内医疗机构禁止实施代孕的情况下,海外“代孕”便成为了一条“合法”路径,对于有需求的人群,国内出现了大量的中介代孕服务机构。类似“健康管理”这家机构,记者在天眼查中查询发现,在大多数公司以“助孕”、“旅游生殖”、“孕育中心”等等为外壳包装时,还有一家“好孕天使生命科技有限公司”在经营范围中明显标注着“第三方辅助生殖”;此外一家叫喜贝之家的孕育中心,其官网上正在招聘“代孕妈妈”的文案中写到,“奖金15万起,全程医院移植,无任何两性接触”;另一家同样位于上海的喜来宝代孕的公司在其官网上标榜是“唯一与三甲医院合作的代孕中心”,并已经有5000余案例。然而,这些表面看似正规的“代孕机构”,在灰色地带肆无忌惮的运营着,甚至根本没有任何法律的安全保障,包生男孩代孕者怀上女孩被强行打胎、胎儿如存缺陷或被丢弃等等事件屡被曝出,另外如果代孕碰上“黑公司”,可能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拿到的远远不够黑代孕公司当初承诺的那些报酬。
    针对代孕市场的这些现象,记者采访了太琨律创始合伙人朱界平律师,他表示,郑爽事件引发了外界对“代孕”的关注和思考,不过根据我国2001年卫生部(现为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的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可以看出国内是禁止代孕的。但对于代孕的当事人其实没有相应的法律规范,因此出现了钻漏洞的中介机构,但全球大多数国家基于社会危害、人口发展和道德层面等多方面的因素只要是对医疗机构和从业人员进行管理,对代孕当事人并未在法律层面上设立’高压禁区‘”, 朱界平表示。
    代孕背后存在诸多隐患,“从刑事法律上初步考虑,如果代孕出生的小孩有健康问题,或者代孕期间寻求代孕的夫妇离婚了,导致生下来的小孩没人抚养,如果三方都不要小孩,从代孕者和代孕需求者的先行行为来看他们都有抚养义务,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构成遗弃罪的主体。此外,如果以代孕为名在网上发布代孕信息以缴纳定金、配对费、移植费、代孕费、保胎费等名义,不断地索要钱财,或涉嫌诈骗罪;通过互联网联系代孕者等相关需求者,然后将其介绍到其他地点进行非法医疗服务。对违反《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非法行医案件中,参与代孕的医疗人员也将涉嫌非法行医等刑事犯罪。”